申请留学的英国学校排名秀容书院的创办及其对忻州教育的影响

author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一、秀容书院的建立和发展

书院是汉族民间教育机构。

开始只是地方教育组织,最早出现在唐朝,发展于宋代,鼎盛于明清。

盛世时期,为了吸引人才,加强基础,皇帝颁布法令,要求各级官员在保持和巩固原有书院的基础上,普遍设立书院。如果在资金上有困难,国家将帮助和支持他们,并在书面上规定,那些在当地享有声誉和学习成绩优异的人可以被招聘为教师,以提高他们的工资。

于是各府、州、县闻风而动。

忻州毗邻太原,“地大物博,家财万贯,隐宅富民,唱诵弦歌之声不绝于耳,至今无一书院”(后为忻州周知黄璐新建秀容书院碑文,以下简称碑文)。

乾隆三十八年(1773),江西新城人鲁潢来忻任知州已“历三年,部署颇悉,狱讼较稀,始锐意于此,而思创为之”(《碑记》)。

因此,周知黄璐决定创办一所书院,并将其命名为秀容书院。

为什么取名秀容 因为,忻州从东汉建安二十年(215),曹操驱塞下流民于此,建立新兴郡和九原县,到北魏永兴二年(410),境内又置秀容郡和秀容县,直至隋开皇十八年(598)才废秀容,置忻州。

修县在忻州已经存在了188年。因此,秀容成了忻州的代名词,取名秀容书院再合适不过了。

在书院选址上,黄璐煞费苦心,最终选择了位于全州西南最高处九龙岗(原名九原岗)源头的文昌庙。

这里早在后晋天福二年(937)就建过忻州儒学,到明弘治五年(1492)迁建于后来文庙原址。

书院东面是文昌庙和白鹤寺。据《袁遗天庆书》记载,白鹤寺始为七贤寺,后改为天庆寺、白鹤寺,始建于唐代天宝年间。

这里居高临下,俯看全城,尽收眼底,是难得的风水宝地。

书院的名字和地址已经确定,最重要的是经费。

于是知州鲁潢召集忻州有名的绅商于文庙明伦堂开会,说明兴建书院乃是为桑梓办好事的道理,劝募绅商主动捐资兴办书院。

与会的士绅和商人立即支持并踊跃认捐。

并竭力宣传,带动忻州民间有识之士都来捐资。

从周知到民间的积极捐款,共捐银4000余元。

除解决了兴办书院和文昌寺添建房屋,制修器物外,“余金发交典行,量取薄息,以资永图” (《碑记》)。

有息存款,滚动资金,收益递增,还有“年年长山修,生个孩子的奖励由有息项出”。

同时知州又在西高村划拔给书院公地十七亩,收成归书院所有。

解决了教师工资和学生资助问题,解决了书院发展壮大的生存问题,为办好书院奠定了基础。

书院从启动到建成,历时两年,于乾隆四十年建成开学。

书院建成后,黄璐聘请崔丰为山长兼主讲师,负责书院的教学工作。

崔嶫,忻州曹村人,乾隆二年(1737)丁巳进士,字云峰,号乙轩。

历任知府、知府、礼部尚书、郎中、铸印局掌印。

后因其父母二老年迈,无人抚养,便辞官归里。

黄璐很欣赏崔丰的人品和学识,所以他拜访了我们,并正在寻找一个山领导的职位。

崔嶫是书院的第一任山长,之后又有薛河东、赵宗先、董宇炜、郝椿龄、米毓瑞五人先后担任山长。

容秀书院建成后,经过仁智洲的维修扩建,使书院楼阁错落有致,花木扶疏,独具韵味。

嘉庆十七年( 1812 ),知州邱鸣泰“又劝捐重修,添建屋宇、牌楼”,使书院焕然一新。

咸丰二年(1852年),周知“命君子继续捐,并自行捐兼,使商有息,并定章程。

”直到同治八年(1869),知州戈济荣对书院进行了最后一次修缮。

他“改章程,以赏膏火,以甲乙各一班为断,另加诗赋一班”。

到19世纪末,封建科举教育已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改革势在必行。

光绪二十八年(1902),在巡抚岑春煊的授意下,秀容书院改为新兴中学堂。

这是山西书院改制为学校的首例,开创了近代教育的先河。

忻州新兴中学堂的第一任堂长是米毓瑞,书堂废后,他继任堂长,时称学堂总教。

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清政府下令将政府和周志立书院改为中学,并宣布实行癸卯学制。

这时忻州秀容书院已率先改制一年,走在了全省前列。

从乾隆四十年(1775年)修容学堂成立,到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改建为新兴中学,修容书院在忻州历史上已经存在了127年。

第二,秀容书院对忻州教育的影响和贡献。

在修容书院创办之前,也就是儒学在忻州存在的时候,对儒学学生的数量有严格的限制。

据记载雍正二年前,每年入学额15名,二年增加5名,为每年20名。

而且地位有限,穷人家的孩子进不了学。

书院创建后,入学名额大大增加。

突破儒家对学生人数的严格限制,让更多的学生有机会进入书院。

容书院的创办对忻州教育的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

明显的标志是科举中额成倍增加,幅度陡升。

据《忻州志》记载,明代有19名进士,清代有33名。仅道光至光绪八十余年间,就有7名进士、64名举人、71名进贡学生通过各种考试取得功名,更有出类拔萃的学生。

在书院西侧的通天衢牌楼上悬挂的“十隽匾”,便是为彪炳10名举人而设的。

进入后,一批离开秀荣书院的学生考上了太原的高等学校,有的去日本留学回国服务社会。

仅从辛亥时期忻州籍的同盟会员来看,人数就有近30人。

其中就有联盟成员梁硕光。在太原创办《晋书》,在新兴中学任教师,任忻州教育会、天足会两任会长,在太原创办中和中学,任校长。

东石村的许子翰从日本早稻田大学毕业后,携带机器回国,在忻州创建新兴劝工厂,开创了山西纺织工业之先例。

还有梁、、、傅存怀等人,都是初年的佼佼者。

据时期山西军政机构中新县人的统计,、傅、梁行彪、曹等阎政府政务副主任,以及晋绥考办、机关公办、经管办等八位主任,都是新县人。

另外,时期忻县籍人在省内外担任县长的就有16人。

比如,车道坡人王建平,1913-1915年在内蒙古萨拉齐任县令;米廷珍,北关人,初年在静乐、怀仁、大同、蔚县任县令。

修书院的创办不仅对当时忻州的教育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而且对后来的新兴中学和新县中学的教育和人才培养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20世纪30年代的新县中学,在国家危难之际,新县中学的师生能够积极投身抗日救亡运动。

教师肖镇青积极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引导许多学生走上道路。

后来,肖镇青参加,担任临县县长,在抗日战争中英勇牺牲。

学生中走上道路,后成为国家栋梁之才的还有霍士廉、黄志刚、张挺、田波、阎大海、张镰爷等人。

这些人之所以后来成为辛亥或的栋梁,形成资产阶级的进步思想或抗日救国的理想,与秀荣书院的教育和影响是分不开的。离不开受人尊敬、为人师表的老师们的辛勤培育。

一个人才的培养和世界观的形成,中学教育至关重要。

书院教育是中国传统教育的重要形式。书院教育的特点是教育与科举相结合,秉承了儒家的教育理想。

书院教育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道,经世安邦之策,充分体现了中华文化生生不息、刚毅诚信、博厚悠远、仁爱通和的精神。

这对当代教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当今青少年理解和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经典文化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王欣)

来源:山光新舟

 

Similar Posts